欢迎访问西南交通大学档案(校史)馆!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长廊

五四运动中的唐山工业专门学校

19191月,美、英、法、意、日等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讨论处理战后问题。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派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并向大会提出收回日本夺去的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取消列强在华特权,取消袁世凯与日本签订的二十一条等正当要求。与会的帝国主义国家拒绝了中国的这些要求,反而决定由日本接收德国在中国山东的特权。北洋军阀政府竟准备在和约上签字。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消息传回国内,激起了各阶层人民的强烈愤怒。54日下午,北京大学等十几所学校的学生三千余人在天安门前集会,随后举行示威游行。他们提出“外争主权、内惩国贼”“废除二十一条”和“还我青岛”等口号,强烈要求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并惩办北洋政府的三个亲日派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北洋政府派军警镇压。五四运动爆发。

                          image.png                   

       五四运动爆发

6 5 日起,上海六七万工人为声援学生先后举行罢工。工人罢工推动了商人罢市、学生罢课。随后,这场反帝爱国运动扩大到了20 多个省、100多个城市。610日,北洋政府被迫罢免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职务,并释放被捕学生。628日,中国代表也没有出席巴黎和约签字仪式。五四运动取得了重大胜利。时为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我校在这场运动中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唐山,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工人阶级的力量十分强大。加之唐山地处华北与东北通道的咽喉要地,毗邻京津,与北京的联系极为快捷,因此,时为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我校深受新文化运动的洗礼,并积极推动了五四运动的进程。

19188月左右,一位来自上海的学生常常把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杂志放在学校图书馆阅览室,并于杂志上签注了许多鼓动性的文字,用以引起注意。学生们也把各种不同的意见签注到《新青年》杂志上。在此过程中,同学们对俄国十月革命心生向往,民主、科学、社会主义、新文学等问题开始被热议,校内思想越发活跃起来。

1919316日,学生手写、手画的墙报《新报周刊》在图书馆阅览室出现。其内容分为英文、汉文两部分:英文部分有“论说”“科学”“校闻”“问难”四栏;汉文部分有“论坛”“思潮”“学艺”“问难”“小言”“杂俎”六栏。英文编辑为俞亨(1920届)、钟伯祥(1920届)、夏必成;汉文编辑为吕季方(1922届)、李中襄(1920届)、许元启(1921届)、施学诗。《新报周刊》是学校自由论坛的新园地,它传播的新内容为我校学生投入五四运动作了思想上的准备。

191956日,五四运动爆发的消息传到我校,图书馆门前聚集了各班同学,纷纷议论北京五四运动的消息,一向平静的校园沸腾起来了。经过讨论,大家决定成立学生组织并前往北京、天津进行联络。57日,我校学生救国团成立,陆庭俊(1921届)任团长,推举葛天回(1922届)等3名同学起草《开会宣言》和《大会通电》,并派人制作宣传品,为下一步行动作准备。之后,在我校学生的联络推动下,唐山学生救国团很快成立。

512日下午,我校学生召开大会,选举成立了我校第一届学生联合会,推举李中襄为会长,吕季方、陆廷俊、何允武为副会长。大会同时通过了三项决议:(1)派代表李中襄、吕季方、刘金声、吴国柄赴北京、天津参加学生会议;(2)通电全国,要求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立即退出和会;要求政府与日本交涉,释放被拘捕的中国留日学生;要求政府惩办卖国贼;提倡抵制日货;(3)发行白话文的《救国报》,组织演讲团。

会后,又召开了学生联合会会议,通过了如下决议:(1)组织学界言论机关,以统一全国学界言论,发扬学界言论自由;(2)组织全国学界的联合机关;(3)要求全国报界不登日本广告。会议还通过了致天津《益世报》转全国各团体的通电和致北京大学转顺直学生联合会的通电。李中襄等4名代表连夜乘车赶往天津参加学生会议。在514日召开的天津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上,我校代表报告了唐山学生救国团体的活动情况,并提出誓死收回青岛、抵制日货、惩办卖国贼等12项建议。

学生代表返回唐山后,立即召集唐山各校学生代表开会,改组了唐山学生救国团干事会,设干事26人,李中襄任干事长。干事会内分4个部:演讲部,负责到各公共场所讲演宣传;维持国货部,负责到各商店调查日货;交际部,负责联络永平、开平、滦州等地中学、师范学校,并筹组蓟榆学生联合会等;发行部,负责印发白话文的《救国报》,印发传单等。

《救国报》每周一期,最初在唐山石印,后送天津铅印出版。内容有:反对签订巴黎和约,抵制日货,宣传爱国和五四运动的意义,号召民众打倒帝国主义。同时还刊登反映唐山工人劳动和生活状况的文章。其内容通俗易懂,深受群众欢迎。《救国报》除在学生中散发、在本地销售外,还寄给北京、天津等地爱国团体,与各地进步刊物建立联系,商请代为销售。在与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建立联系、进行交换时,毛泽东曾寄来一张明信片,表示愿意代为销售《救国报》,同时请我校学生会代销《湘江评论》。到了暑期,《救国报》销路扩大,每期从1 000份增至2 000份。由于文笔犀利,矛头直指北洋政府,天津警察厅下令禁止邮寄。于是,同学们便改托火车司机转递,继续发行。19203月,天津警察厅厅长杨以德下令查封了印刷所,《救国报》在发行约10个月后被迫停刊。

518日和22日,北京和天津的大中学生先后举行总罢课,学生组织“十人团”上街演讲。我校学生积极响应,于524日召开全体大会,决定罢课并发表宣言,通电全国。罢课宣言言辞激昂:

此次我国外交失败,国势之危已如累卵,凡我邦人士靡弗奋起力争。京师学界标正义于先,津埠各校声援于后。同人等在国为国民,在校为学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觉后觉,古训攸照,是以各本天良,共矢忠忱。首有与各校一致行动之宣言,继有本校救国团之组织;内之作我民气,外之祛彼阴谋,凡此微忠,谅叼明鉴。

乃者,我政府于外交既罔补救之法,复无坚决之表示,而凡吾学生要求之举动,又拒绝而斥禁之。大学生之为学以卫国也,国既不存,学于何有?故京、津、沪诸学校咸已罢课,专心为国,所望全国学界闻风继起。我政府或哀吾莘莘学子之牺牲,猛然觉悟,庶几挽我国家之颠危。古人云“当仁不让”,又云“见义勇为”,同人等内激于良心之感发,外迫于时势之要求,故本前此一致行动之宣布,决议于五月二十四日起全体罢课。其罢课期间,一则力行救国之职责,一则严守校中之秩序。耿耿寸心,为我国人共见之。

在这次罢课斗争中,我校学生救国团还发动山海关、昌黎、滦县、芦台、蓟县、宁河等地中学和师范学校学生,于61日在唐山成立了蓟榆学生联合会,并决定自即日起再次罢课,组织学生演讲队深入街道、农村开展讲演宣传活动,发动群众抵制日货,共谋收回山东主权。从此,冀东学生以我校学生联合会为中心,与京津学生乃至全国学生一致行动,为推动五四运动的发展发挥了大作用。

6月初,我校学生派代表去北京,与北京学生联合会建立联系。北京大学学生联合会负责人黄日葵、罗章龙接待了他们,并共同分析了唐山形势,指出:唐山只有一所大学,又受“交通系”反动势力的控制,学生人数少,搞反帝爱国运动力量单薄,不像北京那样,学生多、条件好。但是,在唐山学生的周围,还有铁路、矿山、工厂的几万工人,这些工人一旦行动起来,斗争性会比学生要强大得多,这些又是唐山进行革命运动的一个极其有利的条件。因此,通过交换意见,双方确定了唐山学生运动要与工人运动联合起来进行的斗争方向。我校学生代表回唐山后,立即与唐山工人阶级走到了一起。他们先后与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今中车唐山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开滦煤矿的工人建立了联系。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的先进工人代表邓培和我校学生一起,积极倡议商会罢市。不久,在上海工人运动的影响和我校学生的积极鼓励下,唐山工人举行了政治大罢工,唐山各厂矿工人纷纷组织起来,相继成立救国十人团等组织,走上街道、深入农村进行讲演宣传,与爱国学生并肩战斗,成为唐山爱国运动中的一支中坚力量。唐山商界也于 6 11 日宣布罢市,共同推动了唐山爱国运动走向高潮。

1919610日,北京政府罢免了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三个卖国贼。消息传到唐山后,群情激奋。612日晨6时许,我校学生救国团与工商界人士协商,决定立即召开唐山公民大会庆祝这一胜利。随即印发传单千余张,向唐山人民发出号召。会址选在火车站附近的空旷之地。9时许,到会群众已达千余人。我校学生救国团与会场中有声望者商定大会程序,并公推商界代表郭友三为临时主席。

大会于11时开始,与会者达万余人。在会上发言的有学生代表、工商界代表、农民及其他公民代表,多达32人。大家在发言中不仅痛斥北洋当局之腐败专制、东邻日本之蛮横强暴,还提出恳切的救亡策略。慷慨激昂的陈词极大地鼓舞了与会者,群众情绪高涨,或鼓掌,或呼口号,甚至有痛哭流涕者。在演讲过程中,群众不断涌来。开滦矿务局千余名工人冲破外国矿师的阻挠,个个头戴草帽,高举“勿忘国耻”等标语,列队进入会场。他们的到来赢得与会者的热烈掌声,一时人声鼎沸,大会达到高潮。到中午12时许,与会者已经达到3万余人。

这次大会在唐山历史上是空前的。大会热烈而秩序井然,我校学生纠察队功不可没。大会结束时通过决议,致电北洋政府,要求保护学生的爱国热情,对学生运动不加干涉,严惩卖国贼,外交不让步。

624日,我校学生与唐山各界联合,在火车站附近空地上再次召开公民大会,与会者数千人,要求北洋政府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

76日,唐山成立了各界联合会,在它的领导和推动下,群众的反帝爱国情绪更加高涨。我校学生和工人群众一起组织检查队,到各商店检查日货,惩治私售日货的商人。

91日,唐山、保定两地的学生联合会发起成立直隶省全省学生联合会,筹备会在天津召开。我校学生李中襄被选为会议主席。94日,全省学生联合会成立。

1223日,唐山各界联合会召开国民大会,参会者多达两万余人。我校学生参加大会并组成纠察队维持秩序。会上大家纷纷发表演说,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义愤填膺,爱国之情溢于言表。我校学生裴庆邦发表演说时提议焚烧日货,经过与会群众表决通过,旋即将所有没收的日货搬到火车站空地上予以焚烧。在冲天的火光中,“不买日货”的口号声伴随着情绪激昂的鼓掌声,震天动地。随后开始游行,“中华民国万岁”“坚决抵制日货”等口号声不绝于耳。

 

 

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学生有了新的觉醒。他们充分认识到无产阶级力量的强大,并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进行组织工作,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从思想上和组织上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作了准备。

19204月,中共创建时的党员之一罗章龙以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身份来到唐山工业专门学校,通过学校学生许元启会见了五四运动中与我校已建立联系的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工人邓培、开滦工人董恩,并先后调查了铁路工厂、开滦矿务局和启新洋灰公司三个大厂矿的劳动组织、工人工资、工时及生活状况,以“无我”为笔名,与我校许元启分别撰写了《唐山劳动状况(一)》和《唐山劳动状况(二)》两篇调查报告,刊登在《新青年》第七卷六号的“劳动节纪念专刊”上。

image.png

 许元启

image.png

                                       罗章龙以无我为笔名在《新青年》上发表的《唐山劳动状况(一)》


image.png

许元启在《新青年》上发表的《唐山劳动状况(二)》 



除此之外,我校学生创办社团、出版刊物,成立了人社、新新社、建议和批评社、乐社、微波社等。其中,人社是我校学生中成立最早的进步社团。

人社最初有9名成员,即李中襄、朱泰信、陈广源、许元启、裴庆邦、何允武、王耕畲等,都是五四运动时期我校学生运动的组织者或积极分子。学生会、救国团成立后,这些人又成为两个学生组织的中坚力量。五四运动过后,他们经过冷静思考,认为以前搞的救国运动是“徒劳的”“无益的”。目睹贫弱的中国屡遭列强的欺侮、政府腐败无能的现实,他们认为救国的关键问题是怎样发挥个人的力量,怎样做人,怎样救人。因此,在学生会的基础上,成立了人社。人社主张科学救国。成员们认为,国家贫穷落后主要原因是科学技术不发达。人社成员把“怎样做人,怎样救人”同自己所学专业结合起来,即“站在科学的基础上我们做人,我们救人”,故定社名为“人社”。

人社曾邀请胡适来校演讲《怎样读书》,并于192031日创办刊物《科学的唐山》,作为宣传科学救国的阵地,在第一期的宣言中提出“要将非科学的中国化为科学的中国”。《科学的唐山》为半月刊,由人社成员自己编写,也翻译一些外文科技资料,每月的1日和16日出版,每册售铜元3枚。《科学的唐山》在天津印刷,最初由人社自办发行,后来由上海群益书社代销,面向全国发行。1920320日出版的北京《晨报》在“介绍新刊”中对《科学的唐山》创刊号进行了介绍,并刊载了目录。

为扩大刊物的影响,人社成员何允武在当时享有盛誉的《新青年》第七卷第五期(192041日出版)上呼吁:研究精神方面改造的,也应研究物质方面的改造。欢迎新思潮诸君,应该看看新出的《科学的唐山》。同年51日出版的《新青年》第7卷第6期以“《科学的唐山》出刊第5期”为题介绍道:请看看劳动区的产物,《科学的唐山》出到第5期了。后来,因北洋政府查封和扣留进步的出版物,《科学的唐山》虽为科学刊物,也没能幸免。后经多方交涉准予复刊,但因经费紧张而被迫停刊,共出刊不到10期。

image.png

《新青年》第七卷第五期上刊载的《科学的唐山》广告

 

总的来说,五四运动中,我校学生不屈不挠,冲锋在前,深入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列主义,促进了马列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推动了唐山、冀东爱国运动的蓬勃发展,对于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北洋政府反动统治、捍卫国家主权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周恩来主编的《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给予了唐山学生运动高度的评价:“积极主动,与工商各界有真正的联合。”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参考了以下资料:

1、 许元启口述、王树信整理:《“五四”运动中的唐山交大》;

2、 黄棠:《许元启传略》,《西南(唐山)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辑》第二十一辑;

3、 西南交通大学校史编辑室编:《西南交通大学(唐山交通大学)校史》,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4、 李万青主编:《竢实扬华自强不自——从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到西南交通大学(上卷)》,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5、 天津《益世报》1919年9月3日;

6、 王士立:《五四运动在唐山》,《河北学刊》1984年第3期;

7、 无我:《唐山劳动状况(一)》,《新青年》1920年第7卷第6期;

8、 许元启:《唐山劳动状况(二)》,《新青年》1920年第7卷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