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南交通大学档案(校史)馆!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史馆动态

校庆、校歌、校训与交大精神的由来

西南交通大学肇建于1896年,是中国第一所工程高等学府,是中国土木工程、交通工程、矿冶工程高等教育的发祥地,是交通大学两大最早源头之一。在123年的发展历程中,学校历经5万里跋涉、18次迁徙,曾先后定名为“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唐山路矿学堂”、“唐山交通大学”、“唐山铁道学院”等。学校始终秉承“灌输文化尚交通”的历史使命,弘扬“竢实扬华、自强不息”的交大精神,为国家培养了以60位海内外院士、3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为代表的30余万栋梁英才,在土木工程、交通运输等诸多重要领域创造了百余项中国乃至世界第一,为国家的现代化事业,尤其是轨道交通和高铁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值母校123岁生日之际,特将我校校庆、校歌、校训与交大精神的由来一一溯源,以飨读者。

一、            校庆

1920510日,我校举行唐山建校15周年(学校成立24周年)纪念大会,这是我校举行的第一次校庆活动。此次校庆,筹委会原拟以1905年决定在唐山恢复建校的57日为校庆日,但因这一天是国耻日,遂改以510日作为第一次校庆纪念日。从1930年以后,习惯上以515日为校庆日。

image.png

校庆纪念碑(1947年)

二、             

校歌是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展现学校文化内涵、提升学校文化品位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同时也是校情的集中反映,歌词中所体现的地理位置、办学历史、宗旨、规模及条件等内容是研究该段历史的珍贵史料。1937年《交大学生》第6卷第1期曾刊载了一篇署名为“欣之”的文章,题为《我们需要校歌》:“校歌,和国歌或党歌一样。在我们齐声高歌或曼声低吟的时候,它唤起了我们对一个团体热烈的感情,它激起我们表现那团体特性的情绪,因此我们迫切的需要校歌。校歌,和国歌或党歌一样,它要代表一个团体的灵魂,它要显露一个团体的历史,它更要表现它的特性和它的精神。现在,我校有我们悠久的历史,有我们特殊的地位,有我们独一的个性和精神。因此我们更需要校歌,我们更需要能达到这几个目的校歌。我们需要校歌!”[1]

(一)诞生过程

1921621日,交通大学致函京校、唐校、沪校,“将本大学所有校旗、校歌、校声、校徽、校训及制服等项,前经校务会议拟请三校通知各该校教职员及学生等共同研究,发表意见,径寄本处,以凭选择”[2]

1929 10 4 日,交通大学再次发布训令,要求各学院分别撰制校徽、校章、校歌、校训等。1030日,铁道部交通大学发布《征求校歌院歌简章》,公开征求交通大学校歌、铁道管理学院院歌、机械工程学院院歌、电机工程学院院歌、土木工程学院院歌,并制定了相应的酬赠办法:[3]

甲.应征歌词附有自作曲谱者,一经采用,每种酬赠真金纪念章一枚,席金三十元。

乙.歌词曲谱如分二人撰作联名应征者,一经采用,每种酬赠席金三十元,真金纪念章每作者一枚。

丙.应征歌词系填用别人旧谱者,一经采用,每种酬赠真金纪念章一枚。

丁.应征作品经本校评定列在第二名至第三名者,每种酬赠纪念品物。

1930 1 10 日,交通大学第六次临时校务会议上,讨论拟定校训、校歌、校徽、校章,并组织专案审查委员会,审查院训、院歌、院徽、院章。[4]会上,学校呈送了院徽、院章、院歌、院训及本校学生应征校歌及乐谱案。[5]大会也决议,先将学校所拟歌谱交国立音乐院审定。193052日,交通大学校训校歌专案审查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审议了“唐山北平两院院歌案”,并决议唐山校歌及乐谱送交国立音乐院审查,北平院歌另拟送核。会上,还邀请钟伟成、李谦若、胡端行三位院长为征求专家,拟制歌谱,并另发“请代为示校歌乐谱”公函确认。公函中写道:

径启者,查五月二日项目审查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关扵选定校歌院歌各案,经议决由台端及李院长、胡粹士三先生分任征求专家,拟制歌谱在案,兹送上歌八首,谱七首,共计六纸敬颂,送请音乐专家审查是否合用,并请代征佳作,无任盼荷,此致。

公函中送审的八首校歌中就有学校院歌歌词和署名为《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歌》的曲谱,歌词为:

翳唐山,灵秀钟,我学院,声誉隆,灌输文化尚交通。市政学,土木习,技术贯西中,相期同造最高峰。璀兮如金在镕,璨兮如玉相攻。桃秾李郁,广座被春风。宜诚果,宜勤朴,基础坚,事功崇,文轨车书郅大同。

这也是学校校歌现存的最早文献记录。

 

image.png

《交大唐院民二三级毕业纪念册》所载院歌(1934年)

(二)校歌作者

校歌歌词的作者是五四运动期间,曾任学校国文及历史教员的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先生(18651953)。吴稚晖又名敬恒,江苏武进人。早年留学日本,1905年加入同盟会,曾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国民政府委员等职,著有《吴稚晖先生全集》,他与蔡元培、张静江、李石曾并称为国民党“四老”,1918年来学校任国文、历史教员。1919年在校任教期间,曾与爱国学生一道创建“唐山注音字母传习所”,开展平民教育,提倡白话文。他还为学校最早出版的学术刊物《唐山工业专门学校杂志》(1919)、《交大唐院季刊》等亲笔题写刊名。

                     

image.png


     吴稚晖        

(三)创作时间[6]

学校校歌的创作时间没有明确的文献记载。但是根据现存的会议记录,可以做出以下推断:

1)在交通大学校长室给钟伟长院长的公函中,送审的八首校歌中包括学校校歌歌词和署名为《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歌》的曲谱。而学校被称为“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时间为192898日至193181日。

2)在历次校务会议、专案审查会议中,李垕身均在缺席名单中,可见,李垕身仍在任,其任职时间为19299月至19305月。

3)会议议决中提到“唐山院歌及乐谱送交国立音乐院审查”。国立音乐学院创建于1927年,该校于19299月更名为国立音乐专科学校。[7]据此可知,国立音乐学院名仅在19299月之前使用,“校歌歌词及乐谱送交国立音乐院审查”应该在此之前。

4)从校歌歌词内容来看,歌词中提到“市政学,土木习,技术贯西中”。当时学校设有市政、土木等学科。据文献记载,土木工程科在学校创立之日起即开办,而市政学早在1921年即交通大学重组时也已开办,只不过与铁路工程、构造工程同属土木工程科下设的一个专门。直到 1929 6 月,市政卫生科才相对独立,成为与土木工程系并列的两大学科门类。

综合考察有关校歌审查的决议文件和歌词所涉学科发展情况,可以推断出《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歌》的创作时间应为19296月至9月。

(四)校歌释义

歌词中,首句“翳唐山,灵秀钟”。“翳”,《说文·羽部》:“翳,华盖也。”后多用为遮蔽、障蔽。《楚辞·离骚》:“九神翳其备降兮。”王逸注:“翳,蔽也。”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唐山还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城市,学校又建在郊区,绿树隐翳,碧色怡人,故称隐翳唐山。“灵”,《说文·玉部》:“灵,灵巫,以玉事神。”后也用为精诚、精明等意。“秀”,《说文·禾部》:“秀,禾实也。”后也用为出也,出群之意。“钟”意为汇聚、聚集。《吕氏春秋·季夏》:“律中林钟。”高诱注:“钟,聚也。”“灵秀钟”即全国名师及优秀学子汇集于此。“我学院,声誉隆”,反映了学校办学三十余年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如学生毕业成绩位居全国高校之冠而声名大噪以及获得教育部颁发的优等奖和“竢实扬华”匾的崇高荣誉等。“灌输文化尚交通”,阐明了当时学校遵循孙中山先生“实业救国”“铁路救国”的遗愿,“以研究高深学术,养成交通建设专才”为办学宗旨。

“市政学,土木习”,是学校当时设置市政卫生、土木工程两大学科门类的专业。“贯”,《说文·毌部》:“贯,钱贝之贯。”《战国策·楚策四》:“福与祸相贯。”鲍彪注:“贯,犹通也。”“相期”,期待、相约。李白《赠郭季鹰》:“一击九千仞,相期凌紫氛。”“技术贯西中,相期同造最高峰”,反映了全校师生潜心钻研科学文化知识,通达中西,相互勉励,共同攀登科学最高峰的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璀兮如金在镕,璨兮如玉相攻”。《礼记·学记》:“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刘禹锡《洞庭秋月行》:“洞庭秋月生湖心,层波万顷如镕金。”用“金镕玉攻”赞扬学校严谨治学,严格要求,千锤百炼,精琢细磨培育人才的优良校风。“桃秾李郁,广座被春风”。“秾”,《玉篇·禾部》:“花木盛也。”“郁”,《楚辞·九章·思美人》:“纷郁郁其远承兮。”朱熹集注:“郁,盛也。”“桃秾李郁”出自西汉韩婴《韩诗外传》卷七:“夫春树桃李,夏得荫其下,秋得食其实。”“桃李”即培养的优秀人才。“广座”,亦“广坐”,众人聚坐的场所。《战国策·赵策三》:“自是之后,众人广坐之中,未尝不言赵人之长者也。”这句话是说在春风沐浴之下,桃李芬芳,枝繁叶茂。比喻在学校、师长的辛勤耕耘,春风化雨,谆谆教诲下,广大的学子健康成长,硕果累累。

“宜诚果,宜勤朴”。“诚”,《说文·言部》:“诚,信也。”信者,实也,真实无妄,诚实不欺。“果”,《说文·木部》:“果,木实也。”后也用作敢行其志等意思。《国语·晋语六》:“其身果而辞顺。”韦昭注:“果,谓敢行其志。”《论语·子路》:“言必行行必果。”朱熹集注:“果,必行也。”“勤”,《说文·力部》:“劳也。”《尔雅·释诂下》:“劳,勤也。”邢昺疏:“勤,皆谓勤劳也。”“朴”,《楚辞·九章·怀沙》:“材朴委积兮。”朱熹集注:“朴,未斫之质也。”《文选·任昉〈齐竟陵文宣王行状〉》:“不雕其朴。”置于学校人才培养中来看,意为学校风气之质朴实在而不浮华。作为一个工程教育机关,学校建校之始,就肩负起“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交通救国”的伟大使命。国家危如累卵,教授教学谆谆循循,学生学习扎扎实实,埋首苦干,不图虚名,不务虚功。“宜诚果,宜勤朴”,教导学生做人要诚实守信,做事要勇敢果断,学习要刻苦勤奋,生活要俭约朴素。“基础坚,事功崇”。“事功”,指为国勤奋努力工作的功勋。《周礼·夏官·司勋》:“事功曰劳。”郑玄注:“以劳定国若禹。”

贾公彦疏:“据勤劳施国而言。”“基础坚,事功崇”,告诫学生在校学习,一定要打好基础,毕业后在事业上才能做出令人崇敬的功绩。

最后一句“文轨车书郅大同”,“文轨车书”取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书同文、车同轨的典故。“郅”,《集韵·质韵》:“郅,至也。”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在帝国主义操纵下,全国陷入军阀混战。1928年北伐成功,1931年日本又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这一句是说全体同学与全国人民一道,热切盼望实现全国统一,共同奔向大同社会。[8]

学校校歌在当时就以其含义深奥而情切,内容丰富且具特色,词句高雅而深得学校师生和广大校友的喜爱和好评。后经谱曲,唱遍唐山、湘潭、平越校园。1947515日,学校举行了唐山复校暨51周年校庆活动,“学校将歌词略加修改后仍将此歌定为院歌”。修改后的歌词为:

翳唐山,灵秀钟,我学院,声誉隆,灌输文化尚交通。习矿冶,土木工,窥学术,贯西中,相期同造最高峰。璀兮如金在熔,灿兮如玉相攻,桃秾李郁广座被春风。宜诚果,宜勤朴,基础坚,事功崇,文轨车书郅大同。

1930年创作时相比,1947年公布的校歌歌词将原有的“市政学,土木习,技术贯西中”改为了“习矿冶,土木工,窥学术,贯西中”。

2011年,学校举行115周年校庆,在沿用1947年版《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院歌》歌词基础上,将曲谱稍作修改后,正式确立为《西南交通大学校歌》,在师生中广泛传唱。

三、校训的产生

校训是一所学校教育理念、治学风格的高度概括,是学校办学宗旨与育人目标的集中体现,也是大学校园文化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校最好的代言词。它的重要性,历来为教育者所推崇。

学校建校伊始,并无明确之校训。不过作为近代第一所铁路高等学府,其立学宗旨和管理制度却是十分明确的。就立学宗旨而言,是要培养国家亟需的铁路工程师。1907年、1910年学校先后制定颁布《山海关内外路矿学堂章程》及《唐山路矿学堂的缘起、组织和设学总纲》,明确了学校学生培养目标即“养成高等工业人才将来致用,振兴中国路工、机器、电学为宗旨”。191410月,交通部颁布《唐山工业专门学校规则》,规定了学校“以造就铁路应用技术人才为宗旨”。1930 年,学校颁布《唐山土木工程学院专章》,规定了学校“以遵依总理遗教,养成三民主义化之交通建设专才为宗旨”。

(一)老校训:“诚果毅朴”或“诚果勤朴”

193052日,交通大学校训校歌专案审查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拟定体现交大精神的“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十六字为校训,陈请校长核定。[9] 同时也确定了学校校训,以“诚果毅朴”四字联成四句,每句四字。但是现有文献,尚未发现联成四句以后的完整院训,只出现“诚果毅朴”或“诚果勤朴”。

在学校唐山复校 26 周年(1931年)庆祝典礼上,校友代表黄寿恒教授发表讲话:

伟夫唐院,平津之东,负山面海,泱泱大风,莘莘学子,视明听聪,诚果毅朴,荷道以躬。——美哉轮奂,弦诵之乡,寒暑不辍,艰辛备尝。学问成兮济夫世,奋发为兮邦家光,祝此楼之永固兮,历千万年而芬芳。

在学校唐山复校 29 周年(1934年)庆祝典礼上,李为坤发表感言:

尤可宝者,厥为我校诚果勤朴之一种特别风气。二十余年来,我唐院学子,莫不曾受此风气之熏陶,所以能作脚踏实地之工夫,而各有所贡献于社会……夫一种精神之培养,一种风气之长成,自各有其特殊之历史背景,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吾人知唐院有如此可贵之精神,则所以爱护此精神之所寄托者……吾人既信唐院良善风气之可贵矣,然不徒以自知自信止也。世事改进,迨无止境。今日之良好风气,乃昔日所遗。今后更可贵之风气,必赖今日吾辈之努力。是以吾辈现在之工作,今后之服务,应事事以保持光大此种精神为己任,力行不怠以赴之,不可以自信而遂沾沾自足也。

在学校唐山复校 26 周年(1931 年)纪念上,民众送学校“诚果毅朴”缎制刺绣一方。

同时,在学校校歌中,也出现了“璀兮如金在熔!灿兮如玉相攻!桃秾李郁广座被春风。宜诚果,宜勤朴,基础坚,事功崇,文轨车书郅大同”。“宜诚果,宜勤朴”,即“诚果勤朴”。

可见,“诚果毅朴”或“诚果勤朴”作为一种精神,一种风气,有其特殊的历史文化背景,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激励学校师生“以保持光大此种精神为己任,力行不怠以赴之”。可见,当时“诚果毅朴”或“诚果勤朴”作为校训影响程度之深,范围之广。

“诚”,孟子云:“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高校作为传道授业解惑之所,必须有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严谨严格的治学态度。“朴”,意为学校风气之质朴实在而不浮华。《楚辞·九章·怀沙》:“材朴委积兮。”朱熹集注:“朴,未斫之质也。”意指全校上下肩负“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交通救国”伟大使命,教授教学谆谆循循,学生学习扎扎实实,埋首苦干,不图虚名,不务虚功。“诚”“朴”体现了教化育人、完善人格修养的办学理念,继承了以德为先的教育传统。

“果”,《论语·子路》:“言必行,行必果。”朱熹集注:“果,必行也。”“毅”,《论语·泰伯》:“士不可以不弘毅。”皇侃疏:“毅谓能强果断也。”“果”“毅”,常常合用,谓果敢坚毅。《书·泰誓下》:“尔众士,其尚迪果毅,以登乃辟。”孔颖达疏:“果,谓果敢,毅为强决……皆言其心不犹豫也。”勤,《说文·力部》:“劳也。”《论语·微子》:“四体不勤。”皇侃疏:“勤劳也。”“果”“毅”或“勤”意指学校学生敢行其志,求学勤勉,即使有任何艰难险阻,也锲而不舍,驰而不息,不屈不挠,果敢坚毅,成就了学校办学之弦歌不辍。

(二)新校训:“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

1947515日,在学校建校51周年,唐山复校42周年校庆之际,学校重新确定原交通大学之校训为学校校训,曰:“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

校训中,“精勤”“敦笃”“果毅”“忠恕”均出自古籍经典。“精勤”,专心勤勉。《后汉书·冯勤传》:“以图议军粮,在事精勤,遂见亲识。”“敦笃”,敦厚笃实。《左传·成公十三年》:“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果毅”,果敢坚毅。《书·泰誓下》:“尔众士,其尚迪果毅,以登乃辟。”孔颖达疏:“果为果敢,毅为强决……皆言其心不犹豫也。”“忠恕”,儒家的一种道德规范。“忠”,谓尽心为人;“恕”,谓推己及人。《论语·里仁》:“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朱熹集注:“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而“求学”“励志”“力行”“任事”涵盖做人做事的基本品格和道德情操多个方面。“求学”意为探求学问;“励志”意为胸怀大志;“力行”意为言行一致,敢作敢为;“任事”意为勇于担当。“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就是要求全体学生不但要勤勉求学,胸怀大志,知行统一,更要时刻秉持“仁者爱人”的大同思想,勇于担当。

从文字构成上看,校训“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为四言十六字,“诚果毅朴”或“诚果勤朴”为二言四字,有所差异。但是从文化内涵上看,两者出典有据,对仗工整,体现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义,具有明显的人文主义色彩,其文化内涵是一脉相承,精神实质是别无二致的,集中反映了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治学风格。

image.png

 

四、交大精神——“竢实扬华 自强不息”的由来

image.png

“竢实扬华”的由来:1916年春,教育部在北京举行全国高等学校作业成绩展览评比,我校以94分的优异成绩荣获全国第一名。同年12月,教育部为此除给 我校颁发优等奖状外,还由教育总长范源濂特奖我校“竢实扬华”匾额一方,“竢”就是等待的意思;“实”则有三层意思,即果实、坚实、诚实和实事求是; “扬”有飞扬,传播之意;“华”有中华简称、华丽、美丽等意。四个字组合在一起,有等待果实成熟,即寓意培养出人才,同时使人才更加务实、诚实,从而扬我 中华,振兴中华,复兴中华。“扬华”也有扬弃浮华、追求一种务实的、不尚虚华之意。

“自强不息”是学校在长期的颠沛流离的办学经历中总结出来的,该词语出自《周易》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原意为,天上的日月星辰是不分昼夜、永恒 运动的,所以“天”是“刚健”的,人应效法天,积极进取,永不停息。对交大来说,其中有四层意思:永不停息、知难而上、完善自我和艰苦奋斗。

“竢实扬华,自强不息”的交大精神包含有四种内涵:首先是“爱国至上、振兴中华”;其次是“严谨严格、求真务实”;再次是“爱校如家、敬业奉献”;最后是“开拓创新、艰苦奋斗”。

 

参考文献:1、何云庵主编《西南交通大学史(第二卷 1920——1937)》(本卷主编 汪启明),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56-65页;

2、李万青主编:《竢实扬华自强不自——从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到西南交通大学(上卷)》,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69页;

3、西南交通大学官网校史文化:https://www.swjtu.edu.cn/xxgk/xswh.htm,浏览日期:2019年4月28日。

 

(本文版权归西南交通大学校史馆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1]《交大学生》,第6卷第1期,1937年,第35页。

[2]《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1896—1937》第1卷,第419页。

[3]《交大三日刊》,第8期,1929年,第3页。

[4]《交通大学年报》,19308月,第159-172页。

[5]《交通大学年报》,19308月,第81-84页。

[6] 刘思文,周旭慧:《〈西南交通大学〉歌词确立时间考辨》,载《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2):48-51

[7] 陈聆群,洛秦主编:《萧友梅全集》第2卷(音乐作品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2007年版,第573页。

[8] 贾志良:《流金岁月—西南交通大学百年校园故事集》,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6 年版,第60页。

见彩页2,《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院歌》。

[9]《交通大学年报》,19308月,10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