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南交通大学档案(校史)馆!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长廊

【师德师风专题】茅以升在唐山交大——纪念茅老110周年华诞

郝  瀛

189619日(农历1125日)茅以升诞生于江苏省丹徒县(今镇江市)。茅老先后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美国国家工程科学院院士。先后担任过:中国工程学会会长、中国土木工程学会董事长、中国科协副主席和名誉主席。出任过:南京东南大学、南京河海大学、天津北洋大学等大学的校长。茅老担任过:一、二、三、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会委员;一、二、三、四、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六届政协副主席,以及九三学社副主席和名誉主席。取得的业绩都有文献论述,本文只介绍茅老在唐山交大的业绩。

1896年我校创办于山海关,茅老与我校同庚。2006年是我校110周年校庆,也是茅老110周年华诞。茅老是我校1916届毕业生,曾四次担任我校的院长和校长,对我校的迁校建校,发展振兴,贡献良多。关心母校,爱护母校,风范可敬,楷模长存”。

 

一、心系桥梁报效国家

(一)立志学桥

1903年春茅以升在南京进入新型小学——思益学堂念书。端午节那天,秦淮河上有龙舟比赛,茅老肚子痛,没有去看。因为赛龙舟的人太多,把文德桥挤塌了,很多人掉进河里,思益学堂也有同学坠河淹死了。一个念头闪现在茅的心头:我长大了一定要造座结实的大桥。从此茅对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到石桥木桥都流连观赏。不论诗词画册,上面只要有桥,都广为收录,体现了他从小就对桥梁有着浓厚的兴趣。

1911年,茅老考入唐山路矿学堂预科。1912年秋,袁世凯授权孙中山先生筹划全国铁路建设,922日下午孙中山先生到我校视察,向师生发表演说,他说:“国民革命需要两路大军,一路进行武装斗争,建立平等自由的中国;一路学习世界科学技术,改变祖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在座诸君不都投身于锋镝之间,但学习采矿、筑路、建桥、也是为了革命。”“要中国富强起来,就需要修铁路十万英里,公路一百万英里,希望大家努力向学,以身许国,承担起历史重任。”茅以升听了演讲,深受鼓舞,选定桥梁,立志攻读,决心建设大桥,报效国家。

(二)竢实扬华

1916年茅以升毕业于唐山工业专门学校(本校前称),成绩全校第一。当时北洋政府的教育部举行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作业展览评比,我校参加展览的除茅以升的作业外,还有1915届毕业生王节尧的作业。评比结果,全国74所高等学校,唐山工业专门学校评为全国第一,得了94分;教育总长特授予“竢实扬华”匾额。茅老为母校争了光,现在的“扬华斋”就是为纪念此事而命名的。

(三)两个特优

1916年茅以升报考清华官费留美,被录取。茅老去美国康乃尔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但该校不承认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毕业证书。于是首先考了茅以升的大学课程,成绩为特优;再考研究生入学考试,成绩又是特优。事实提醒了康乃尔大学,该大学决定:今后凡是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的毕业生,可一律免试注册为研究生。茅老以其优异成绩为母校赢得了荣誉。

(四)两个学位

19176月茅老完成了500页(英文)的硕士论文,题目是“双铰拱桥的次应力研究”,在不到一年的期间内,取得了康乃尔大学硕士学位。

紧接着,茅老一方面到匹兹堡桥梁公司实习,一方面又考入匹兹堡市卡内基理工学院桥梁系夜校学习。茅老每天很早起床,跑步去乘火车赶往桥梁公司,在火车上排除干扰学习外语。在桥梁公司工地休息时,茅老抓紧时间作夜校的功课,晚上在夜校学习,其余休息时间,茅老将随时想到的问题、心得体会写在纸条上,并钉在墙上,以便进一步思考解决。

在茅老的刻苦勤奋学习下,博士学位必须学习的课程:一门主课——桥梁,两门副课——高等数学和城市建筑,以及两门外语——英文和法文,1918年年底都合格通过。1919年,茅老完成了30万字的博士论文“桥梁桁架的次应力”,获得了卡内基理工学院第一个工学博士学位,此论文后获康乃尔大学“斐蒂士”金质奖章。

茅以升在三年期间内,获得了硕士、博士两个学位是难能可贵的,他取得的成就为母校争了光,他勤奋刻苦的学习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五)钱塘江桥

钱塘江,上游山洪来时水流湍急,下游杭州湾来潮怒潮倒灌;江底河床为淤泥质细沙,厚达40m,冲刷与淤积多变,最大变化幅度在10m以上。江上建桥,难度很大。

19338月,茅以升承接了建桥任务,决心实现为祖国建造现代化大桥的志愿。茅老提出铁路公路两用的双层大桥方案,既好又省,优于美国专家的设计。

19353月正式开工,茅老废寝忘食,深入现场,经常在水下高压沉箱中指导施工。采用了“沉箱法”,箱长17.7m,宽11.3m,高6.1m,重约600t,克服了深水水下施工的困难,采用了10t重的钢筋混凝土大锚,克服了沉箱用63t重铁锚在洪水与风浪下向上下游漂浮、不能就位的困难;采用了“高压射水法”,克服了在密实硬层上难以打桩的困难;采用了沉没大面积石笼和柴排来防护基底,克服了沉箱下河床变动的困难;采用了“浮运法”,利用江潮涨落,在桥墩上架设钢梁。茅老率领桥工处64名员工,克服了重重困难,仅花费540万元投资,就建成了我国自己设计、自己施工的第一座现代化大桥,功勋卓著,声名远扬,为中国工程师争了气,为中华民族争了光。

1937926日,钱塘江大桥下层铁路桥通车,支援了上海保卫战。1111日上海沦陷,杭州危急,1116日接到炸毁桥梁的指令。由于在建桥时茅老就在南岸二号桥墩墩身上预留了埋设炸药的暗洞,推迟了实施炸桥的时间;直到1223日在桥头隐隐约约发现日寇骑兵时,才在下午5时将桥炸毁。推迟炸桥的时间37天,对浙东抗敌、物资撤退和难民疏散,发挥了巨大作用。1117日上层公路桥开通当天,就撤退难民十万多人,后来杭州陷落时,城内只剩下很少市民,避免了一场大屠杀。炸桥的前一天1222日,通过铁路桥撤退的机车有300多台,客货车2000多辆。茅老在桥墩上预留埋设炸药的暗洞,赢得了时间,建立了功勋。

炸桥后,茅老曾赋诗三首,名叫“别钱塘”,其中第三首诗曰:

陡地风云突变色,炸桥挥泪断通途

“五行缺火”偏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

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钱塘江桥”四字的偏旁为“金木水土”而缺“火”,“五行缺火”暗示“钱塘江桥”,“真来火”指“炸桥的火光”。“不复原桥不丈夫”表明茅老一定要修复钱塘江桥的决心。1946年抗战胜利后,茅老带领桥工处的职工,修复了钱塘江桥,实现了“不复原桥不丈夫”的诺言,钱塘江桥的建造、炸毁和修复,是茅老热爱祖国现身桥梁事业的光辉写照。

(六)心系桥梁

茅老是中国现代桥梁的奠基人,著名的桥梁专家,20世纪中国很多宏大的桥梁工程都凝聚有茅老的智慧和辛劳,他还为中国桥梁工程的实践、研究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茅老深知科技人才是国家建设的中坚力量,应当未雨绸缪。茅老在解放前先后担任过钱塘江桥工程处长,交通部桥梁设计工程处处长,国营中国桥梁公司总经理。在战乱中茅老都惨淡经营,目的是储备并培养一批桥梁技术骨干。解放后武汉长江大桥总工程师汪菊潜、南京长江大桥总工程师梅阳春、郑州黄河大桥的总工程师赵燧章、南昌赣江大桥的总工程师戴尔宾和很多桥梁专家,都来自这三个单位。有人献诗称颂道:“雄跨长河与大川,半出公门桃李间”,恰当的评价了茅老为国家培育储备人才的深谋远虑。

茅老先后对桥梁的著述非常丰富,如《钱塘江桥》、《钱塘江建桥回忆》、《武汉长江大桥》、《中国桥梁从古桥到今桥》、《中国古桥技术史》、《茅以升桥话》等,在报纸刊物上发表的桥梁论著,更是琳琅满目,有数十篇之多。这些著述推动了我国桥梁技术的开拓与发展,对我国桥梁工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二、荣任民选院长,母校弦歌不辍

茅老对母校关爱倍至,贡献良多,曾四次担任我校领导。

茅老在191910月获得博士学位后,由罗忠忱教授敦促,于1920年初返国,8月回唐山工业专门学校任教授。第一次担任我校领导在1921年至1922年,任交通大学唐山学校(192012月唐山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北京铁路管理学校、北京邮电学校合并为交通大学,当时的交通总长叶恭绰任校长)副主任,罗忠忱教授为主任。

茅老第二次担任我校领导在19261——3月,任交通部唐山大学(19229月我校独立分设,更名为交通部唐山大学)校长,处理学校风潮。

茅老第三次担任我校领导,时间最长,自193711月至19424月,达5年之久。条件最艰苦,那时正值抗日战争、学校流亡搬迁时期,国家危亡,茅老爱祖国爱母校,不畏艰险,毅然担当起领导学校的重任,在校友的支持协助下,团结师生员工,克服重重困难,使学校得以弦歌不辍,培养出大批建设人才。功绩卓著,风范永存。

茅老第四次担任我校领导,在194910月到19525月,先后任中国交通大学校长、北方交通大学校长,(19497月军委铁道部决定唐山工学院、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华北交通学院合并组成中国交通大学,19509月更名为北方交通大学)。19514月茅老恭请毛泽东主席为北方交通大学题写校名,并制成校徽,京唐两院师生员工欢欣鼓舞。19525月北方交通大学撤销,本校更名为唐山铁道学院。

(一)湘潭复校,惨淡经营

1937年“七七事变”,717日日本侵略军占领校园,时值暑假,师生流亡星散,学校形同解散。加之那时行政院决定,全国大学均归教育部管理,交通部所属交通大学各院校,自81日起,改由教育部领导,但由于抗战爆发,迟迟未能落实,我校处于没有管理部门负责的状态。另外,那时本院院长孙鸿哲病重住院,于1023日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学校当时上无管理部门,又无负责领导,校舍沦丧,绝续存亡,全靠自己。

九、十月间,少部分学生(如武可久、袁乃康等)到延安参加抗日军政大学或陕北公学,部分学生(如戴根法、尤经远等)到上海交大借读,部分学生到长沙西南临时联合大学借读。部分教授如许元启、顾宜孙、黄寿恒等在上海、九江与校友联系,酝酿复校。由教授、校友、学生组成上海、南昌两个办事处,以便星散的学生进行登记、集中。

十一月中旬,得悉院长孙鸿哲已经病逝,许元启、黄寿恒等教授与部分校友会商,推举德高望重的茅以升为“民选院长”,在复校未取得教育部和交通部承认的情况下,为了不使本年招生工作中断,乃以民选院长茅以升博士名义,在报纸上刊登“茅以升招生启事”,以及时招收新生。原打算在南昌复校,因1111日上海沦陷,南昌振动,不得不改变复校地点。在湘黔铁路局校友(局长侯家源、副局长裴益祥、总工程师庆承道等)的大力支持下,经许元启教授联系磋商,决定1215日在湖南湘潭(湘黔铁路局驻地)复校,并将复校消息通过电台广播。1215日在湘潭钱家巷临时校址由校友、副局长裴益祥自任临时院长,主持了开学典礼。利用已经完工尚未使用的站房作为教室,动员湘黔铁路局校友王君理、裴益祥、汪菊潜、庆承道、王世桢等15人先后为学生义务讲课,教育部不同意在湘潭复校,一致坚持不拨经费,许元启、黄寿恒、朱觉等教授只有在湘潭、衡阳等地,奔走呼吁,向校友募集复校基金,得到杜镇远等众多校友的鼎力捐助,共募得一万两千余元,使学校得以维持。

回顾那段校史,院长要民选,招生要启事,经费靠募捐,上课依靠校友义务讲课,说明了国家贫弱、国土沦丧的悲惨处境,体现了我校爱国爱校的光荣传统,说明了我校师生们坚如磐石的凝聚力和搏斗困难的顽强意志。

19381月教授代表朱觉赴汉口,向教育部、交通部请求,尽快遴聘院长,拨发经费。2月初,交通大学校长黎照寰来电,聘罗忠忱教授为本院院长,罗一时不能来校,敦请茅以升校友代理。茅代理院长211日到湘潭就职,受到师生的热烈欢迎。茅老就职后,迅速处理了聘请教师、请拨经费、矿冶系学生转入土木系等重大事体。3月末奉部令: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并入本院,成为铁道管理系。5月末,罗忠忱、伍镜湖、贝馥如教授等历尽艰险,由唐山到达湘潭,罗坚持不当院长,黎改聘茅以升为本院院长。当时本院由土木工程、矿冶工程和铁道管理三系,学生有四百余人,仍沿用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的校名。

(二)迁校平越,多有建树

193810月武汉沦陷,1112日国民党军队在长沙纵火后逃窜。湘潭地近长沙,人心慌乱,学校决定西迁,但迁往何处,不能决定。1117日师生徒步向西逃难。1127日到达桂林,受到校友们的热情照顾。122日日寇飞机轰炸桂林,学校的图书、仪器、档案和80多名同学的行李衣物均被炸毁(以后茅院长决定给无棉被者每人发大洋10元,各做棉大衣一件御寒),次日急忙搬到距桂林30公里的两江师范学院暂住。127日茅以升院长召集大家讲话,他鼓励大家说:“我们学校历史悠久,有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有强大的凝聚力,有百折不挠的生命力。只要大家坚定信心,团结一致,奋勇向前,唐院一定会振兴。抗战必胜,日寇必败,国家前途是光明的。”他还说:“中国不会亡,唐院不会亡,我们一定能找到我们读书的地方。”讲话铿锵有力,感人至深,对大家鼓舞很大。

129日师生分批启程,向柳州进发。途中困苦异常,倍受艰辛,但师生齐心合力,团结互助,并得到湘桂黔铁路局校友的大力帮助,得以克服重重困难。同学们常说:“校友”、“铁路”这两个词,在我们心中扎了根,只要说出“我们是唐山的”,很多困难就可以得到解决。同学们虽然非常疲累,饥寒交迫,但斗志昂扬,沿途仍广泛地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长途跋涉两千余里,经历70多天,终于在1939128日到达贵州平越县城(现称福泉县)。

在师生尚在逃难途中艰苦跋涉时,茅以升院长已多方奔走,上下联系,决定在贵州平越复校,贵州省政府命令平越对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内迁平越做好安排。平越县政府将文庙内的县立中学腾出,作为本院的教师和办公室,将旧考场屋的县立小学腾出,作为学生宿舍,后被命名为天佑斋、鸿哲斋、木兰斋。本院又租赁了一些民房,略加修缮,充作教授与家属宿舍。后又在福泉山上建起了简易图书馆,开辟了大小两个操场。19393月教授们陆续到达,准备基本就绪,本院在平越又得到膏油继晷,弦歌再续。

此时本院原有教师罗忠忱、伍镜湖、黄寿恒、顾宜孙、李斐英、朱泰信、林炳贤、许元启、范治纶、邵福旿、罗河、李汶、杨耀乾等20多位教授陆续到校,茅院长又延聘了何杰、陈茂康、谌湛溪等教授,师资力量甚为雄厚,保证了教学质量的提高。茅院长又多次邀请校外学者来校讲演,以开拓学生思路。茅院长也亲自开出土壤力学讲座,1942215日(旧历正月初一),茅院长对学生作了“挡土墙应力”的学术报告来欢度春节,受到同学们的欢迎。

本院在平越期间,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民先)队员为骨干,带动全院学生开展了广泛的抗日救亡工作和各种进步的学生活动。当时在重庆中共南方负责青年工作的余莫文(即蒋南翔)认为:唐山交大还有这样好的革命形势,是西南地区高等院校少有的。

193911月,1939届毕业生74人毕业。19411月,本校更名为交通大学贵州分校。1940年夏,1940届毕业生79人毕业。19424月,茅以升院长辞职。茅老此次掌校五年,正值国家抗战、学校搬迁时期,前途艰辛,苦难重重。茅老受命于危难之时,奋力经营,使母校转危为安,对学校贡献甚大。

19382月至194211月的五年间,通过茅老多方努力,采取种种举措,使当时就读我校的学生学有专长,质量很高,毕业后逐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其中选为学部委员和院士的有:佘畯南、林秉南、肖纪美、徐采栋、谭靖夷、陈能宽、庄育智;命名为建筑和勘测设计大师的有:佘畯南、胡惠泉;“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有:陈能宽、姚桐斌;参加省级领导工作的有杨纪珂、徐采栋;目前在我校任教的教授有钱冬生、郭可詹、路湛沁等十多位,在工程设计部门担任总工程师等技术领导工作的更有很多很多。他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作出了贡献,他们的业绩也都渗透着茅老培育英才的辛勤劳动,也昭示了茅老为国育才的爱国热忱。

 

三、关爱母校、风范永存

(一)扶持母校

194411月,日寇攻占贵州独山,黔东一片混乱,平越告急,学校决定:就地解散,到重庆集中,复课日期见报纸。124日,师生离开惨淡经营六年的平越校舍,长途跋涉奔赴重庆;幸有茅以升等校友在重庆组织校友会与沿途联系,解决了师生沿途吃住问题。194513日,茅以升热情接待本校罗忠忱校长,当晚又邀集唐、平两院校友,商讨复校地点。因璧山县丁家坳原有一处交通部交通技术人员训练所,有房屋可供使用,决定在该地复课,215日,师生大部分赶到,得以复课。茅老的关爱支持,使母校顺利度过难关。

19481117日,院务会议错误决定学校南迁,师生开始分批南下。12月底,部分学生西去江西萍乡,部分师生暂住上海交大,顾宜孙院长因病辞职,学校何去何从议论纷纷。19481月, 茅老在母校急需匡救之时,与校友赵祖康、侯家源等会商,茅老并打电话敦促刚刚从台湾返回江苏无锡原籍的唐振绪校友**——1935年毕业,1936年留学美国,1937年获土木工程硕士学位,1940年获水力及运输工程博士学位)回到母校,主持校务,111日以水利学教授身份到职视事。直到328日逃到广州的教育部才正式任命唐振绪为唐山工学院院长。因此,茅老又一次挽救了唐院的危机。2月中旬茅以升、侯家源诸校友又发动校友捐米,接济本校师生员工,筹集大米600担,解决了当时师生员工的困难。

20世纪80年代,茅老处于对母校的关爱,对学校迁建成都,作了种种努力。在全国人代会提出方案,在校友会多次呼吁,向铁道部提出建议,使在成都建设总校的方案,得以早日实现,茅老又为母校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1986年我校90周年校庆,茅老曾题词祝贺,词曰:“竢实扬华 日新月异”,体现了茅老对母校光荣历史的颂扬和发展壮大的赞誉。

(二)怀念恩师

茅老曾受业于罗忠忱教授和伍镜湖教授,茅老掌校时,他们又是亲密的同事。1980年在罗忠忱教授的追悼会上,84岁高龄的茅老敬献挽联:

    从学为严师,相知如契友,犹记隔海传书,力促归舟虚左待;

    无意求闻达,有功在树人,此日高山仰止,长怀遗范悼思深。

上联怀念往事:1919年茅老在美国获博士学位时,罗老去信催其回国,并有意让茅主持校务。1921年罗任交通大学唐山学校主任,茅任副主任。下联怀念恩师的道德风范。

1980年茅老献给伍镜湖教授的挽联:

六十年以校为家,安危不移,一生律己严,课业勤,治学谨;

三千里经湘历桂,风雨共济,长忆梅林秀,漓江碧,黔山青。

上联怀念恩师的教学风范,下联会议湘潭、平越间迁校复校的艰辛。

(三)风范永存

西南交通大学成都九里校区图书馆前,绿树掩映着茅以升的铜像。镜湖西侧的大道命名为唐臣路(茅以升字唐臣),体现了母校对茅老的怀念。2002年我校创建了茅以升班,每年从大一新生中抽调品学兼优的同学,组建茅以升班,以鼓励众多学子向茅老学习。

茅老是爱国知识分子的楷模,为了继承和发扬茅老热爱祖国、献身科技的高风亮节,为了缅怀茅老对桥梁工程和铁道建设作出的卓越贡献,茅以升科技发展基金会、茅以升科学教育基金委员会,对铁路建设作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历年来都进行评选并加以奖励。西南交通大学获奖的教授有:除1997年获大奖的钱冬生教授外,获铁道科技奖的,1992年有:钱清泉、孙翔、靳蕃,1994年有:严隽耄、强士中、诸昌钤、1996年有:连级三、郭耀煌、徐扬,1998年有:杨立中、张卫华、郝瀛、陈小川,2000年有:张世昌、关宝树、周文祥,2002年有王家素、万复光、冯全源。

茅老的道德风范,严谨治学精神,刻苦学习态度,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参考文献:

[1]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镇江市委员会.桥梁专家茅以升.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0.

[2]西南交通大学校史编写组.西南交通大学校史大事记(1896-1949).四川峨眉: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1986.

[3]西南交通大学校史编写组.西南交通大学校史大事记(1949-4995).四川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1996.

选自杨树彦主编:《西南(唐山)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辑(第二十八辑)》,(四川成都:西南交通大学校史编辑室,2006年,第2-8页)

image.png

郝瀛,1928年1月11日生于河南省南阳县,1942—1945年就读于河南开封高中,1946—1951年在唐山工学院土木系学习。1951、1952、1953年三次参加抗美援朝工程队,赴朝鲜修建军用机场,任工区主任。1953年回国后,在唐山铁道学院从事铁路选线设计教学科研工作,先后担任铁道系助教、讲师。铁道工程专家,资深教授。在铁路勘测、选线设计等领域理论造诣深厚,实践经验丰富,是铁路选线学科的开拓者之一,铁路建设可行性研究和铁路建设经济评价的探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