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西南交通大学档案(校史)馆!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长廊

【师德师风专题】半世纪在老校(诗九首 )

王柢

经风险 到唐山

归来兴建探研业,不谙仕途不时宜。

幸有恩师提助力,更得好友借枝栖。

官方论令急又切,警吏威胁倍相逼。

子弟兵员解救日,轻松北上课新题。

 

朴实无华的老校

低楼窄院砾石路,中外古今藏书库。

四载寒窗柱石坚,百年英才兹培树。

 

传 统 风 范

严谨治学,终身事业。爱国护校,艰苦卓绝。

朴素无华,不求名利。

不畏权势,一身正气。

似酷要求,追求真理。

淡泊宁静,身体力行。

相约互勉,勿失风范。

永葆高节,前途无限。

 

赠越南同学

负笈万里渤海边,为复国疆建故园。

颖捷努力超人智,成绩年年列前沿。

常提实践躬相问,可见运筹志胸间。

不愧重托人民愿,建国事业史无前。

 

毕业班铁路勘测队

任你燕山高万丈,蜿蜒布径路自通。

今朝测手挥汗雨,他日列车声隆隆。

 

“文化大革命”

飒爽英姿少年兵,横眉立目辫上缨。

“蛇神”列队觳觫立,“牛鬼”不分左右行。

可叹三君生性烈,犹闻一曲嚎歌声。

忽听机坠温都汗,又悉“则天”已判刑。

 

悼尧茂书

长江万里天际来,凿谷穿岩浪澎湃。

亘古无人入虎穴,尧君有勇跨惊崖。

奔流千里艰险过,百仞水跌葬英骸。

壮志未酬催泣泪,爱国烈迹激群才。

 

祝贺西南(唐山)交大校庆

科技先驱世纪前,坎坷颠沛砥柱坚。

勤学古朴校风衍,恪谨埃实师道严。

陶育栋才千万数,英杰美誉五湖间。

渤涛西涌芙蓉月,新秀精华数百年。

 

闲步新校园扬华斋

蓬竹细柳雀喳喳,错落屋宅映梅花。

对岸楼台成倒影,琴声断续自人家。

 

资料来源:《校史资料选辑》第17辑(1999年12月)

src=http___swjtuzs2.university-hr.cn_editor_files_wangdi.jpg&refer=http___swjtuzs2.university-hr.jpg

作者简介:王柢,铁路工程专家。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1946—1949年任交通部材料试验所所长。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王柢教授拒绝国民党撤往台湾的命令,试验所由铁道部唐山工学院接管。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我校铁道工程系主任、教授。

① 1947年受旧交通部任命,在上海兴建一所从无到有的材料试验单位。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因违反迁离大陆的命令,遭到军警特务的威胁,处境险恶。幸得上海交大程孝刚校长与同学赵九章帮助,更幸上海及时解放,得以安全转移到唐山工学院。

当时并无政治概念,只从试验所人员与设备的安全出发,认为共产党是得人心的,对国家财产必然物尽其用。数年之后,经过学习,尤其是在50年后的今天,庆幸自己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

②初到唐山,第一个印象就是这所多年有名的学校,没想到是这样的简朴。怪不得十几年来,所遇到的唐院毕业的朋友、同事们,无论是前辈还是中青年人,都是那么勤俭努力、认真钻研。

东、西楼之间的图书馆在土木工程、矿冶工程方面的书刊,从

百余年前到现代的,相当丰富。古典书籍与外国名著也不少。三四十年代老唐院多次搬迁,图书有些损失。可是劫后仍有这样的藏书,可见创办与保存管理精神十分可贵。纵然不比综合性大学,但是奠定了后来发展的良好基础。

③ 解放前的唐山交大,学生只有二三百人,这比北洋(今天大)、上海交大、清华等校少得多,但是名声闻于全国和国外。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有诸位献身于工科教育,严格要求学生的老师。早年多次听到老唐山校友谈及C.C.罗、Dr顾、N.C.伍、黄寿恒诸位的风范。

老唐院在抗日战争中,多次迁徙,历沪、赣、湘、黔、渝,在全国高校中是流离最长的。如果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优良的校誉,没有遍地桃李的支持,后来的复校与发展是不可想像的。

一到唐山,与外来的新教师不约而同地拜访几位老前辈。他们仍在担任教学工作,顾先生还兼任行政工作与社会活动。解放后,扩大招生,并从工程界增聘不少缺乏教学经验的新教师,于是大家都有一种自励的感觉。记得50年代与史家宜、孙竹生、张万久闲谈时,都觉得唐山的朴实二种自励的感实、严谨的作风,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工作中,不能丢失。

那时,还结识了不少老唐山校友,多是博学多闻(如邵福旿)、正直不阿(如罗忠忱、黄寿恒)、聪颖勤奋(如沈智扬等),在共事中合作的很好,受益匪浅。

④“文化大革命”中诸老人也受到冲击。1969年左右,伍老病卧医院时,我曾去看望。已经垂危,神志尚清醒,情况很凄凉。见到我,显得很慰藉,知道自己已不久于人世。果然未多时,即默默逝去。其他几位的结局也类似。

“文化大革命”的本质是我国社会发展中的一段反常经历。对于被利用的年轻人来说,是无知、盲从、丧失理智与思考。对于“牛鬼蛇神”来说,可以说是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倒霉的角色而已。那些还未及醒悟已经逝世的长辈和那些不等事情弄清楚即轻生的朋友们,他们为教育事业、为国家建设奋斗一生,结果糊涂地死去,何等惨痛。

今天,在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典之际,我希望青年人为国家的发展、

人民的幸福,永远理智,永远正直。

                                                           王柢

选自杨树彦主编:《西南(唐山)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四川成都:西南交通大学校史编辑室,1999年,第15-17页)。